开启左侧

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四章

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yanlaoban1 发表于 2021-12-25 22:3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地下的少女沈溪 第四章
第四章 玉足受难

因为连续的潮吹喷水,沈溪已经不再动弹。我放心地从她口中拔出了堵塞依旧的那只袜子,穿回了她的脚上。不得不说,沈溪的双足真的是如此“美丽”——不仅仅是外形美丽,“内在”也是如此。即使是被捆绑监禁在地下室里一动不动,她的双脚还是充满着那骚臭的味道。既然已经好好把玩过了她的私处,那么接下来就玩弄她的双足好了!
不过再这之前,我可不想让她恢复了体力,重新开始呼救。于是,我干脆就用自慰棒堵在了她的口中。再转身给沈溪穿好帆布鞋,我满意地离开了这里。
虽然一开始我并不想让沈溪睁开眼睛,让她看到她眼前的一切,让她知道她身处什么环境,不过长期蒙着眼睛,可能会给她的眼睛造成不可逆的损害,而且不能带来更好的羞辱效果。与其蒙眼啥也看不到,不如让她好好地看着自己被调教的羞耻淫荡模样。
当然让她知道是我在制造这一切是断然不行的。也正因此,我准备好了面具,一个白色的鬼面。我想沈溪看到这恐怖的鬼面,或许会直接吓尿都说不定!
第二天夜里,我再度熟门熟路地爬入下水道。沈溪并没有恢复多少体力,仍然虚弱不堪地倒在椅子上,而她的樱桃小嘴则因为自慰棒的暴力堵塞而流出了不少口水,非常的淫荡。拔去自慰棒,擦干净她的樱桃小嘴,注入营养液之后,我解开了她的眼罩。由于体力不堪支撑,沈溪此刻处于半清醒半昏迷状态,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看到她这副模样,我放心地坐到一旁,戴上面具,等待她彻底清醒过来。
慢慢的,沈溪恢复了意识,而眼睛也逐渐睁开。我缓缓起身走到了她身前。
沈溪看到了鬼面,吓得又紧紧闭上眼睛扭过头去,喊着“不要不要”。而我也没留情,拿起竹鞭对着沈溪就是一顿狠狠地抽打。这番作用下,沈溪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一边哭一边问:
“你到底是谁……你要对我干什么!”
我并不想开口说话,不想让她听出我的声音来。于是乎,我便暂时的收起了竹鞭,等待着沈溪恢复平静。
而另一边,沈溪哭泣了许久,才喘着粗气慢慢停下。看来是被折磨得不堪重负,惊恐与绝望早已占据了她的心头。我暗自欣喜,同时也想象着今后她彻底被我调教成奴隶的样子。
不过我今天要做的,是好好玩弄她的玉足。我想,不管是谁,亲眼目睹自己的双足和鞋袜被恋足狂魔如此玩弄,一定会是非常恐怖不堪的经历,更何况是眼前这已然绝望又惊恐的沈溪呢?平日里再怎么样对我高高在上爱理不理、再怎么样当众侮辱我,现在还不是变成淫荡的性奴被我玩弄双脚!
就这样想着,我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已经站起身,开始隔着那双帆布鞋抚摸沈溪的双脚。
沈溪则眼巴巴地看着我出神地抚摸她双脚,口中还在苦苦哀求我不要玩弄她的双脚、苦苦哀求我放她重归自由。她一直重复着“不要摸我的脚”、“放过我”、“求求你放我走”,而语气也从一开始的心焦的急促,逐渐转为痛苦的绝望。她也明白,在这里自己的命运就是被人随意玩弄,眼前的这个人绝不会心生怜悯。
抚摸了良久,我终于按耐不住,一把脱下了她右脚上的帆布鞋。因为鞋带太紧而我用力太猛,沈溪疼得发出“嗷”的一声惨叫。不过,多亏了系紧的鞋带,骚臭气味不减反增,都被牢牢锁在了帆布鞋里。而脱掉帆布鞋之后,粉色的棉袜就再一次显露在我眼前;轻轻地抚摸脚底,还带着些许的湿润与余温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又脱下了她的另一只帆布鞋,让她的两只粉色棉袜脚完全显露出来。
多么完美的一双玉足!完美的曲线,被可爱的粉色棉袜包裹,可以说,这双玉足是我朝思暮想渴求能得到的,而如今就这样沦为了我的玩物,真是极度的讽刺啊!可是,我还不想直接对着她的棉袜脚“大快朵颐”,因为在一边,刚刚被脱下的帆布鞋,可是更吸引我的玩物。
我捡起其中一只帆布鞋,仔细打量了一下,虽然只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白色低帮帆布鞋,可是从磨损程度来看沈溪一定很喜欢这双帆布鞋,经常穿着它,也难怪骚臭气味是如此的浓郁。当然,沈溪喜欢这双帆布鞋,我也一样。先试着闻闻看,美少女沈溪的味道!我把鼻子凑了过去,瞬间就被骚臭气味淹没。想不到,这么漂亮的少女,玉足的味道是如此的骚啊!我沉醉于其中无法自拔,而沈溪目睹这一切,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与羞辱。
“变态!变态!变态!快放开我的鞋子!放开!”
听着沈溪的这些话语,我不仅没有停下,反而还拿起了她的另一只帆布鞋也好好“享用”了一番。在满足过她的骚臭帆布鞋后,我的邪恶念头开始指向了她的棉袜脚。
我先是脱下了其中一只棉袜,把裸足给显露出来。终于是一睹这玉足的芳容!如同我想象的一样,尽显白嫩。如此美妙的少女之足,岂有不享用的道理?我如同贪婪的饿狼,从面具中伸出了舌头,开始疯狂舔舐她的裸足。
沈溪又气又急,大骂着“变态!”,又苦苦哀求“不要舔我的脚,不要舔我的脚”。可是她不论说什么,最终都只会化作是催淫剂,更加提高我的“性致”。就这样,我的舌尖从她的脚腕,滑动到脚趾,再滑动到脚底,每一寸白嫩皮肉都被我舔舐过去,就好似舔舐着豆腐一样,既光滑又柔软。倘若不是我还睁着眼睛,或许我都会产生“真想吃掉”的错觉。就这样,我舔舐到满意之后,轻吻了一下她的脚背,开始谋划下一步。
少女的玉足,最适合搭配什么呢?我想对于现在的沈溪来说,她的玉足最适合搭配的,一定是精液才对。于是,我非常兴奋地解开裤带脱下了裤子。而这对于沈溪来说是更为恐怖的危险信号。
“你要干什么?你为什么脱裤子?不要操我不要操我,我的脚你随便玩,不要操我!”
原来人前如此清纯又高冷的沈溪也会说这种淫语?真是巨大的反差啊!可惜我并不是要直接进入她的身体狠狠地中出,而是要送给她比被中出更羞耻的感觉。我将“枪口”对准了她的那只裸足,撸动了起来。
“啊啊啊!不要!不要!变态!”
“不要射到我的脚上!”
说着说着,沈溪又开始踢动她的脚,以求避开我的“枪口”。可惜被牢牢绑住,怎么也挣脱不了。于是,沈溪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玉足被射满温热的白浊精液,并且逐渐流淌下来,从脚趾到脚底都挂满我的精液。不过这还没完,羞辱效果还没有达到我想要的地步。我拿起那只棉袜,全然不顾精液还在她的脚上流淌,重新穿了回去。


   

精液被棉袜锁住,和自己的玉足关在一起,沈溪可谓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一会骂着“变态”,一会又哀求着我脱下袜子把脚擦干净。
“求求你,脱掉袜子……脱掉那只袜子……求求你把精液擦掉……不要踩着精液穿袜子……不要……”
可惜我不会听从她的任何一句话,没有一星半点的可能。不仅要让精液被她的袜子关在脚上慢慢流淌,我还要更进一步地羞辱她。原本想威胁她给我足交,若是不听从就把她的脚浸入浓硫酸。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这一念头,毕竟我也害怕给她松开束缚之后被她趁机报复。不过嘛,我可是要让我的精液在她双脚和鞋袜的每一寸地方都留下踪迹。于是,我又打起了那帆布鞋的主意。
没错,我要让沈溪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帆布鞋被我射满精液,再给她穿上。捡起了那只帆布鞋,我用鞋底抽了沈溪两个耳光,而沈溪则用惊恐又无辜地眼神看着我,还伴随着时不时的小声啜泣。
就在她看着我的时候,我冷不丁地就将“枪”插入了帆布鞋里撸动起来。沈溪“哇”地一声尖叫,紧紧闭上眼睛扭过头去。而我则不罢休,把她的头扭回来,撑开她的眼睛逼迫她“观赏”自己的帆布鞋被人射鞋。在帆布鞋里的湿润和玉足余温的作用下,我再一次射出了大量的精液,鞋底瞬间就成了一片白浊精液的海洋。
此时的沈溪又闭起眼睛抵抗着这一切,而我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抽打了过去,将这只被射满精液的白色帆布鞋举到她的眼前,强行让她好好“欣赏”一下。在这之后,趁着精液还没有完全被鞋垫吸收进去,我将这只帆布鞋重新穿了回去。不过,这次穿鞋子远比刚刚穿袜子更加困难,因为沈溪的抵抗更激烈了。看来羞辱的效果很好啊!她现在一定是羞耻到了极点。用了一些力气给她套上帆布鞋,我也有些疲累,气喘吁吁地坐到一旁,开始欣赏她的淫荡羞耻模样。
沈溪还在苦苦挣扎,疯狂踢动那只被我射满精液的脚,还在幻想着能够甩掉那只被射鞋的帆布鞋。
“快脱掉它!快脱掉它!我要受不了了呜呜呜……”
“求求你脱掉那只鞋子,求求你,我不要踩着精液啊……”
五分钟之后,我再次站起身。沈溪以为是我终于心生怜悯,要给她脱掉那只鞋子那只袜子。可惜,她再一次想错了。我脱掉了她另一只帆布鞋、另一只粉色棉袜。在她的痛苦、惊恐、绝望的一声声“不要”之中,她的裸足、鞋袜再一次挂满了我的温热精液……
9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

[email protected]@ 发表于 2021-12-26 02:16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耶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2粉丝

555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圈论坛 节点 - [SSL 06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圈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